ENHYPEN的前編舞老師對閔熙珍的記者會感到很多共鳴!三年前離開BELIF LAB

ADOR的代表閔熙珍於25日召開緊急記者會,她反駁了HYBE對他們進行業務上的背信,並聲稱HYBE企圖奪取ADOR的管理權。除此之外,閔熙珍還對HYBE的經營態度和組織結構上的問題提出了主張。

關於這次記者會,負責ENHYPEN的前編舞老師發表了一條意味深長的貼文,表示 :「我能感同身受,回想起三年前的時候…(I had a lot of empathy thinking about three years ago…)」。

DOOBU自2019年起加入BELIFT LAB,他曾參加了誕生了ENHYPEN的《I-Land》生存節目。他擔任過ENHYPEN的表演總監,但在2021年5月左右離開了BELIFT LAB。

現在(2024年4月)距離「三年前」正好是他離職的時候,他表示他可以在回憶起當時時,發現了「許多」可以共鳴的地方。

三年前的2021年5月9日,E Daily獨家報導了DOOBU離開BELIFT LAB的消息。就在他離開之前,即2021年5月3日,其他韓國新聞媒體報導了DOOBU的一則耐人尋味的推文,該推文引用了一篇將ENHYPEN的成功歸功於房時爀和BIGHIT演出總監孫成德的文章,認為他們是ENHYPEN成功的推動力。

贊助商連結

體育世界報導表示 :「ENHYPEN以同步的編舞證明了房時爀和孫成德的『成功公式』」

房時爀、孫成德和引領全球音樂產業的第四代 K-POP代表性偶像ENHYPEN強強聯手。由這些頂尖創作者打造的ENHYPEN新曲「Carnival」,目前正蓄勢衝擊排行榜1位。

DOOBU的評論是「熊做了所有把戲」,這部分源自一個韓國諺語,類似於美國的「一人播種,另一人收穫」。這個詞通常用來形容努力付出的人沒有得到應有的回報。

當時,韓國新聞媒體結合這條推文以及DOOBU在2021年4月份刪除了社群媒体上所有關於HYBE的訊息這個事實,推測HYBE與BELIFT LAB和DOOBU之間出了問題。

上個月底,ILLIT從BELIFT LAB出道了。ADOR娛樂的代表「閔熙珍」在25日的記者會上反駁母公司HYBE時指出,關於「ILLIT」,他指出「ILLIT」抄襲了「NewJeans」,從試鏡海報開始,到在古宮拍攝的韓服照片,甚至舞蹈動作都是抄襲的。

贊助商連結

韓網友們紛紛表示 :

「等等,DOOBU?他是參加過I-LAND並且在出道前訓練ENHYPEN成員的元老級HYBE編舞師……哈哈。」
「HYBE肯定爛透了,所有人都在支持閔熙珍。笑死我了。」
「哇,HYBE真是個婊子,看起來在那裡工作的人都被當成垃圾對待。」
「我從ENHYPEN出道以來就是他們的粉絲,雖然粉絲們不喜歡DOOBU的作品……但我們更討厭現在的總監。」
「HYBE忽略了所有它的創作者,是吧?DOOBU也挺有名氣的。真是一團糟。」
「確實,ENHYPEN粉絲對DOOBU的作品褒貶不一。但現在的表演總監更差。而且,這不關乎粉絲對他的作品反應,而是DOOBU同理閔熙珍的遭遇。」

「這開始顯示出HYBE如何對待其創作者。」
[已刪除]
[已刪除]
「這一團糟。整個糟透了。」
「這不是HYBE第一次這樣做了。」
「WTF?」
[已刪除]
「看起來HYBE對人們做了一些爛事……」